河南开封新闻网

赛富基金羊东:投资就是做痛苦选择

  --对话软银亚洲赛富投资基金合伙人羊东

  人物简介:2000年3月,羊东加入软银中国任投资主管兼董事,并于2001年10月转入软银亚洲基础设施基金任董事。2004年,阎焱、周志雄和羊东等管理团队在原软银亚洲信息基础设施基金的基础上,通过募集第二只基金,在VC中率先实现了“为自己打工”的单飞。

  从2000年加入软银开始,羊东已经有7年的风险投资经验,按他自己的划分,属于已经“交过学费”那批投资人,而从另一个角度看,即便在时间和现实的磨砺中,已经对中国的本土情况有了相当的了解,37岁的羊东与中国的风险投资行业仍同样年轻,仍在每次判断的“痛苦”中成熟成长。

  而与此同时,羊东也颇为享受投资所带来的与社会广泛接触,他觉得这与自己喜欢逛街“淘”东西是一个道理。

  今年7月底,羊东投资的网游公司完美时空(NASDAQ:PWRD)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,赛富一年的时间内投资获得了70倍的回报。

  “我们是直率的投资者”

  南方都市报(以下简称“南都”):现在软银三期基金一共是22亿美元,75%左右投向中国,20%投向印度,5%投向韩国,除了钱多之外,业界通常用“强势”来形容软银赛富,您对此是怎么看的?

  羊东:可能一个原因,就是我们会把商业规律直接说出来,我们基金的气质就是这样,直来直去,没有太多铺垫,让大家看到我们真实的一面。有的基金可能喜欢谈项目时有些习惯性铺垫,前后来来回回一年多,但我们不是,要谈就集中、直接谈。

  还有就是现在我们不大和其他基金合作,我们也经历过董事会中有两三个机构投资人的情况,发现带来的沟通成本是呈几何级数上涨的。

  我们也相信自己的商业决定是比较成熟的判断,而接受我们商业价值观与理念的企业家,也是成熟的企业家。巴菲特说过,如果不能在20分钟内判断一个公司值不值得投资的话,就绝对不会用几个星期的时间来评价这个公司,这就好像有经验的中医,会很快知道症结所在,对自己的药下去,病人会有什么反应,都清清楚楚,没必要��里��嗦。

  这不同于有些外资成分的基金,因为有些天然的压力,他们有时不是单纯为谈生意,而会为了“做项目”而投资。

  而且有一些成功案例在先,我们的压力也没有那么大,我想是对于投资来讲,“心态”是一个最关键的因素。

  南都:你们的强势,会体现在与创业者打交道的过程中吗?如何把握尺度?

  羊东:虽然被称为强势,但我们其实最希望资本能够得到创业者的认同与尊重,曾有报道说,我们投资人改变某家公司的开店策略,但那其实只是员工的猜测。

  我们风险投资会在关键点上起作用,但不会投资进去后,给企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,平时我们的团以20多个人管理20多亿美金,会在开董事会的时候审核最关键的财务指标,但是不可能对每个公司管理得那么细。

  谈到风险投资对公司的帮助,我想本质上应该是一种类似于“燃烧”的化学变化,而不是说要发生物理变化,“我们进去就要改变公司哪些哪些”,英语中有个词叫“Unlock”,我觉得这就是投资人的作用。

  “投资者应具备包容心态”

  南都:您是从2000年开始接触风险投资行业的,七年多的职业生涯最大收获是什么?

  羊东:应该说是最大程度地接触社会,特别是商业社会,这和我喜欢逛街是一个道理。接触充分多的企业和企业家,也让我的胸怀更开放、思辨性更强,以前我比较爱较真,而现在更具有包容性。―――因为风险投资要面对上上下下、各式各样的人,很有意思,比如就曾有人对我们说过“能投资我是你们的福气”这样的话。

  投资经常面对的就是,“行业不错,我们企业团队就是这样、基本面有好有坏,也不是那么完美,所有因素都摊开在这里了……”面对0和1结果的选择,这是一个比较痛苦的判断过程,这种选择的痛苦是你必须承受的,是需要投资人有坚韧的意志坚持作下去。

  南都:投资完美时空,是PE行内前两位的成绩,大家也特别关注,不过,您是否可以透露一些也许不那么成功的案例,您又从中学到了什么?

  羊东:对投资人一般来说,有两种失败,一是该投的没有投,该把握的出手慢了,这是一种机会成本的浪费,―――也是令投资人压力比较大的失败,比如当年我们曾经想过投资新浪等三大门户,但因为机构投资者未达成一致,所以放弃了;我们还曾计划要投资香港交易所,当时腾讯股价还只有三四元港币,结果香港交易所股价在2年里上涨了10倍。


    本文网址:http://www.afeijie.com//lankaoxian/41326.html ,喜欢请注明来源河南开封新闻网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